那天的談話真的讓我感受到十分的羞辱....

會談到了尾聲,當然沒有結果,因為道理上佔不到優勢便直接告訴我
"我可以坦白告訴你,第一個我會簽,但這兩科我是不會簽的"
(第一個是指大學部的材料腐蝕學與我這學期修的腐蝕與防蝕.科號不同,課本不同當然不算重複修讀)

很顯然這是他的兩手策略,在當時所有學生面前允諾個案可以個別找私下談,
然而事實上,官從頭到尾都沒有想了解我的情況,打從我一進去就直接跟我說
"第一個可以,其它不行"
這很明顯是看準清大學生不可能再次聚集開會的各自擊破手法.
的確有他的一套就是了..


另外,試問這是哪門子的個案處理?
還是這是一個自許為全國第一大材料系,泱泱大系的領導人心中所認知的"因材施教"?
沒有人知道,因為咱們這裡總是"人治"而非"法治"..
(絕不胡說,當時學生開會時,官直接告訴大家,很多細項無法條列,只好請大家個別找他,而當時許多學長都希望系上能夠給出一個明確的法條,但不給.)

嘴巴上允諾個別討論,個案處理,事實上沒有任何誠意,只是敷衍了事.
還告訴我說會輔導學生選課?你相信嗎?

切入這一篇的主題,為何我感到羞辱?
在道理上站不住腳之後,也許有點腦羞成怒,居然告訴我
"你們為了考資格考而修課,我們本來就不鼓勵,原因為了什麼?你知,我知"

這對我來說真是天大的侮辱....
我先聲明..

首先,我相信我的能力自然比不上出國唸書的同學,也不比這些教授們...
但在這個環境裡頭,我自認還過得去,不能拿到前十名,但是pass最低的標準絕對沒問題.

我有必要去修吳信田老師的硬課,然後期末還不能安心放假,要被集中到教室等待宣判,這樣糟踏自己嗎?
動力學硬不硬?誰敢說不硬?施漢章老師自己在meeting都說系務會議題目拿出來,
系上教授都不會寫..這樣硬不硬?
我沒有修課,靠著自己不到一個月的苦讀,我還不是pass..
我有必要去虐待自己嗎?
能不能請不要把每個學生都看得那麼?
好好地個案處理好嗎?

我博一修熱力學與xray當時的想法..
我碩一沒有修好,雖然我很幸運地pass,但吳信田老師的課程本來就是很多變化,
也讓人捉摸不定.這一點自然有連續幾屆的學生可以做證.唸了博士,學長告訴我,博士
出去大家看你的標準比較高,你自己要好好努力.因此我希望好好充實一番.
請問有試著了解我的情況嗎?
沒有!但我不知道為何要把我看得如此的?

我剛升上碩士班時,由於暑假經濟拮据,我整個暑假都借住在學弟家裡,
升上碩班,有一個家教要我天天都去,另外華邦的打工也升格成約聘人員.
每天這樣東忙西忙,有時候一整天在華邦打工,晚上在員工餐廳吃完飯,
實在太累的時候趴著睡半小時還是要去家教.
這樣為錢奔波,除了得到了十二指腸潰瘍之外,就是根本沒有時間上課,
當然很幸運地我靠著考試前自己讀pass這兩門核心課程.
上了博士班,時間與經濟較寬裕,我希望自己好好學習,
我不懂為何這樣的態度要被以偏蓋全地忽略,甚至羞辱.
也許當的永遠不懂民間疾苦吧?

創作者介紹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