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回家跟老爸喝茶時,他問我:「幾時畢業典禮?」,我說:「週六。」他說:「那天你有要拍照嗎?」我說:「不曉得,你們要來嗎?不過因為我還沒有口試無法上台授證,所以我是沒有很想參加畢業典禮。」他就沒再問了。老媽也有問我類似的話。

老實說,其實我覺得這畢業典禮對我來說是心酸的。
想當初大學要畢業時沒參加實在是錯誤的選擇。當時想說反正研究所還在這,到時候在叫父母來就好,研究所也用一樣的說法。結果現在想參加卻被老闆突如其來的一招讓我無法參加畢業典禮授證,那我爸媽也就不用來了。剛好今天又下雨,更是心酸呀!

雖然典禮只是一個儀式,但是至少這儀式對於老人家是一個重要的儀式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雖然重點是那張證書,不過他們就是愛。反正逝者已矣,向前看吧!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