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到學校去,老師看到我第一句話是過來跟我道恭喜握手。我一整個超感動的,連忙說:「沒有啦!謝謝老師的幫忙才是。」。文章如果沒有老師的加持修改,那我的文筆最好可以被接受。雖然說原始的機制是學生提出的,但是這一點讓老師看到賣點,加上他的涵養。他知道要加什麼進去會更有賣點。這就是徐老強的地方。在這邊四年了,這點沒有學到,但也有看懂。

今天的報告其實是想要讓老師知道我剩下的data能不能整理出另一篇文章。老師是說要寫當然可以,只是要看有沒有賣點。他要我把投影片寄給他好好研究。然後我也有跟他說老師如果比較忙,有一些碩班學弟妹的文章要我先幫老師看過我也可以幫忙。老師也說好。我想這是我能替老師分憂解勞的唯一功用了吧!當時信甫幫實驗室做高熵的計畫,忙得到處跑。但是那些錢是用來分給實驗室每個人,可是郭董也是無怨無尤。這就是徐老做人成功的地方,帶人真的要帶心。

岳飛曾經說過:「文人不愛錢,武人不惜死,天下平矣!」同樣的道理,如果說你的指導教授在你入學沒多久就先指導你做出一篇文章,告訴你:「老師要先幫你保住這個學位,這樣你才能安心做實驗。」捫心自問,你有什麼感覺?我想多數人可能會覺得:「徐老師人好好。」但我們是否應該要思考為何台灣多數教授不是這樣的心態?曾幾何時,那個夜不閉戶的守望相助社會已經消失?那個情義相挺的人情味已經被物質生活給沖淡了?最終人人相互猜忌,保有心機。連我都常說:「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你看,這社會變得多悲哀?

夜深了,我不應該在這邊抱怨。「修身、齊加、治國、平天下」,現在的我至少要做到修身的階段。有一人之力則為一人謀福祉。但這真的值得人思考!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