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只要到了放假兼留守的週末,我就像得了憂鬱症一樣,心情超差,整個down到谷底,如果有一把刀給我,我肯定拿起來狠狠插個幾刀。

自從五月初被上面督導到什麼連續值戰情這種鬼東西之後,就開始了憂鬱的放假心情。
官話都講得很好聽,說什麼怕我一個小小義務役少尉被壓榨。我只能說:「長官你會不會想太多?你眼中的德政,現在才是造成我被壓榨的兇手。」

狀況一:
「你家住宜蘭,住得近,端午節四天你就中間回來留守一天。」住得近也是我的錯?大家都放四天,就我這種住羅東的人要放一天回去一天再放兩天?這樣第一天不是等於沒放。長官,你英明的德政呀!

狀況二:
因為這樣德政,所以五月及六月我個人的留守次數高居所有幕僚之冠。我才想問:「長官,你真的覺得你這樣的德政不是專為壓榨我而設計的嗎?」好奇原因嗎?往下看!

狀況三:
新政實施以來,留守變成一次一個幕僚留(別的營區都是留兩個,就我們一個),所以形成一種詭異的「協調」。理論上來說沒有犯錯的放假都是1800走,但是問題來了。收假回來接你的人至少也是2100(義務役),志願役還是2400。所以呢?你能不能走是取決後面那個人要不要回來。這就有趣了!上面只丟了一句:「幕僚自己協調。」問題是從來都是我在調而已呀!

舉幾個我碰到的狀況來說好了。
我1800就接別人的戰情(因為他要放假),隔天呢?我卻等到2100才能交接出去(因為對方晚收假)。

因為大家都是學長、學姊。這樣沒有一個準則依據的德政,才是壓榨我的兇手吧?

對我來說,有學長住得遠,我自己打從內心會覺得給他一個方便,我ok。但是如果是上頭直接說:「你住得近就早點回來,晚點走嘛。」你覺得我有什麼感覺?老實說就一個字....e04

也許看倌你會覺得我對那些學長姐有怨言?我只能跟你們:「錯!」這問題不在他們,他只是捍衛自己的權利時自私地犧牲了我,但誰不自私?這問題在於上面的人看到這樣的狀況根本不想理,這才是讓我失望透頂、痛心疾首的原因。

樓上的長官,你說不知情就算了,知道還假裝不知道,那不是很可惡嗎?

狀況四:
留守這種一天的戰情,又沒有第二個幕僚,隔天根本就沒有補休的機會。說什麼要照規定,還不是只是照自己心中的規定。幕僚是鐵人是不是?同學在別的地方就說什麼少尉不用值戰情,我在這邊也沒有人受過什麼戰情講習,我還不是在值?現在還要為了這個戰情搞得自己休假不正常,影響工作情緒還有休假心情。

狀況五:
這種留守有沒有兩全的解法,答案是有。只是這樣做志願役的幕僚幾乎都不能放慰勞假。問題就來了,幕僚只有我一個人是義務役。所以呢?要投票嗎?要打架嗎?我都是只有挨打的份。
同寢的學長說了一句公道話:「這樣排對你很不利,因為我們還有慰勞假,你沒有。」我只能說:「終於有人說了句人話了。」

我能體會人事官的壓力與難處,所以我不怪他。我能體會其他幕僚假放不完的痛苦,所以我也不怪他們。甚至我能體會營長希望多一點幕僚在營區不要放假,這樣他可以輕鬆一點的想法。

我心中的怨恨是:「長官,你的德政已經弄得我快要得休假憂鬱症了。」
以前休假都是快快樂樂的心情,就算是收假也是高高興興回去迎接自己該盡的義務。現在呢?
我想到我休一個很爛的假然後留守,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我想到樓上的長官看見我的痛卻置之不理,我就覺得失望難過,沒有工作情緒。
我想到又要進行一種幾乎只有我在調的協調,我就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
我想到別人高高興興修慰勞假,我卻犧牲自己的假,我就覺得整個人好想死掉,尤其對義務役來說還有什麼比假更可貴?
我想到星期六回去要連續值兩夜戰情,一整個還不是違反上面的規定,但是長官也不理這段,我就覺得好想到醫院找個心理醫生來告訴我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是我病了還是她病了?

如果長官你有在看,麻煩你用心看,這篇我也不怕你看,因為我真的累了。壓力總得有個出口吧?一直悶在心裡,我真的累了。我知道也許你也不想認錯,不想處理。沒關係!誰叫我菜?誰叫我是幕僚?對不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
我還要假裝我好開心唷....休假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idnoos 的頭像
eidnoos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