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10點我帶著忐忑的心走進診所,一心要將左邊下方發炎快要一週的智齒給拔除。

當我繳完款,來不及告訴醫生打麻藥要溫柔點時,醫生已經在我左邊的口腔打了四五針,其中有兩針真的很痛。然後他叫我漱口,之後用器具壓了一下,問我痛不痛?我說:「不會!啊?原來剛剛那個是麻醉針呀?」,他才回答:「對呀!」然後就開始拔,我回想丞君昨天的描述,我想說漫長的時間大概才要開始。然而說時遲那時快,醫生說:「漱口」,那顆智齒已經躺在鐵盤上了。接著他說:「來縫線,大概五分鐘後麻藥退了,就會開始痛了,動作要快。」從頭到尾大概只花了3分鐘:麻醉、拔牙、縫線。

然後領藥的過程,醫生告訴我下週來拆線,跟護士約個時間。我問他,那我幾時可以講話、吃東西等等。他說:「不會不能講話,只是很痛你不會想講。吃東西你能吃就用右邊吃吧!」我就笑笑地問他:「那我另一邊何時要拔?」,他回答「你等這邊好了,有勇氣再來拔!我自己一邊拔完後,另一邊我可是過了三年才拔!」然後就笑笑地離去了。

麻藥緩緩散去,真的難過的從此時才開始。「百感交集的痛」是我對這種痛覺的描述。震痛、撕裂痛、刺痛、腫脹痛以及磨碎痛等等痛楚接踵而來,不曾停息。我試著睡去,但是真的很難睡著。忽然間我看到丞君的簡訊-冰敷。對!護士有說要冰敷。於是我就冰敷了,這痛才舒緩。我也陷入昏睡(因為身體開始出現發燒反應),這一睡就到了晚上六點多。吃過飯後我才有體力來寫這篇文章。嚴格來說應該不是吃飯,而是喝米漿、吃軟質的關東煮。我想這幾天我的飲食應該都是這樣吧?

希望復原順利,不要影響下週的口試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idnoos 的頭像
eidnoos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