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底出國的遊記隔了幾個月才開始寫會不會太誇張?就當作是一種訓練自己記憶力的方法好了。(其實是因為一回國事情多,而且看到一籮筐的照片就懶懶地不想動。最近因為天氣不穩定,加上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所以就開始修起照片,寫起文章了。)

這次出國總共去了美國與日本(回程逗留幾天而已),過程雖不算大風大浪,但也算是幾番轉折了,尤其是出國前辦簽證的事情。話說當時我一個人從AIT的網頁下載了資料,問了朋友如何填寫及如何面試問答。信信滿滿地預約殺到了AIT,先是排隊然後繳械(把身上的手機之類的東西全部都繳庫)。早就耳聞了AIT的嚴格規定,也就不當一回事。好不容易排隊排到了面試,是一個長得蠻帥的年輕人。他看了看資料後先問我:「你要去美國做什麼?」
我回答:「觀光」*
他說:「去哪裡?」
我回答:「New York跟Boston」
他在資料上做了一些記號後笑笑地說:「你今年大幾了?」
我說:「博士班一年級」
此時,他的態度突然大轉變,問我唸什麼?
我跟他說:「material science」
接著他馬上把剛剛的記號都劃掉,然後把資料收一收拿給我說要我到一號窗口去等待,會有人叫我面談,於是我就到一號窗口去等了。

好不容易終於輪到我,不過在我身後的是一位某某科技大學的教授,要到國外去參加會議(口頭報告)。我讓他先辦順便自己也看看會被問什麼?原來是要填寫個人履歷,於是我們都動手寫了一些碩士班做些什麼、博士班的計畫之類的東西。因為那個教授說要去開會,所以被要求要看邀請函、摘要。邀請函還好,不過摘要可沒有隨身攜帶呀!就被刁難了。(我心想還好我沒有說要去開會)

接著輪到我了,窗口的接待人員看了看之後拿去後面,約莫過了十分鐘後又跑出來跟我說,要我回去打字成word檔,寫詳細一點在傳真過來。就給我傳真號碼了打發我。當時心情真的很糟,還好丞浩學長就在台大,我一個人走路去台大(現在想想我是怎麼走過去?我根本不知道路呀!),一路上邊走心中邊咒罵。

終於在那把履歷打一打,也見證了王建民的一場敗投。洋基的打線太弱了啦!下午又走去AIT把履歷繳過去。想說應該沒事了,好死不好,隔天睡到一半又被叫醒說要我傳真過去?原來是因為我後來名字是用手寫而不是用打字。AIT的規定才真他媽的嚴格,不過誰叫我要去美國呢?

終於一切搞定,也再漫長等待了快一個月才得到回音。心想還好早點把手續辦好等待那一個月,要不然來不及也不知道要怎辦?

*也許有人會問說為何不直接告訴他要去開會?其實這是我綜合大家的意見之後結論。第一、我沒有拿邀請函,第二、早我幾週去辦的朋友及網路上多數的人都告訴我只要跟他說去觀光就好。最後,其實我們真的是去觀光呀!當然開會也很重要,但出國一定主要是去走走看看,這部分的時間一定遠大於在會場的時間呀!

總之,開會順利,旅遊也順利那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idnoos 的頭像
eidnoos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