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吃個湯圓也會扯到實驗室倫理,讚!我愛實驗室倫理這個名詞。聽說最近實驗室開始流行討論實驗室倫理,乍聽之下忽然間嚇了我一跳。沒想到都已經2007快2008了,還有人探討這個話題。不知道是因為實驗室倫理消失已久,大家想要找回初衷?還是說大家忽然對於「實驗室倫理」的真諦有興趣?

我們都不是專門研究「倫理學」的人,就不要講得太複雜。因為有社會,所以有倫理,所以不用太過於去解釋它。我們都活超過20年了,難道不知道倫理?君臣父子兄弟朋友都有其倫理存在,但倫理並非狹義的「階級論」。如果說在實驗室學長說什麼(無論合不合理),學弟就得服從,那不叫倫理。倫理的基礎是尊重,沒有尊重何來倫理?不論是學長對學弟,或者學弟對學長都一樣要尊重。這樣自然就會有倫理,學長善盡年長之利輔助學弟,學弟心懷感恩報答,這就是倫理。這樣的倫理不僅僅存在於人類的社會。你對於一條狗好,牠自然也會對你好,你對牠極盡虐待之能事,即便牠不如你,也難保牠何時會反咬你一口。狗都懂的道理,我們人又怎麼能不懂?因此我想不用太過於聚焦於「實驗室有沒有倫理?」這樣的一個議題。

不用過度聚焦這個問題不代表實驗室就可以沒有倫理,可以恣意妄為。別忘了前提是「尊重」。我想今天之所以會爆發這樣的問題,是因為有太多太多前人傳下來的規定都被學弟給有意無意地打破了。而老師又希望維繫實驗室氣氛,因此而讓這些破壞規矩的人變本加厲、食髓知味(打破眾人所同意的規矩,就是不尊重大家,便是沒有倫理之人)。

最明顯的莫過於以下所列舉的兩件事情:
當初我負責訂便當時,老師跟我反應便當浪費太多,於是我跟老師建議用寄信的方法,要來的人才回信拿便當,不來的人不給便當。這件事情也經過meeting報告給大家認可過。但是我不知道從誰開始有了「拿了便當(無論有沒有回信)卻不來meeting」(不管你是去做實驗還是怎樣,不來meeting就不該吃便當)或者「沒訂便當卻要吃便當」的行為。

另一件事情便是關於實驗室meeting報告。這件事情我已經講了不止一次,但總是有不知情的學弟妹要問,那我就寫下來好了。本來大家都很守規矩,很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不能來報告,就主動跟其他人換(注意是主動換),而不是讓他開天窗。針對報告內容則是必須很清楚-paper review至少要讀兩篇paper,不懂先問學長。若是進度報告那麼也要盡可能弄清楚每個細節,不是圖片貼一貼就來報告。但是從有人刻意不來報告,或者報告只報一篇隨便帶過之後。新進的學弟妹自然會認為:「喔!原來這樣就可以囉?」最後規矩就被打破了。

簡單來說,只要你的心中有是非,就會有尊重,就會有倫理。倫理是運作的一個道理,並沒有很複雜,不需要拿出來「泛政治化」地合理圖利或解釋自己的行為。因為當你這樣做時,你已經背離了你講得冠冕堂皇的「實驗室倫理」了。

有人覺得我笨,因為在清華,我現在屬於「階級論」的上等人,我何苦打破這樣的特權?我反問他:「如果有人嘴巴叫你學長,心裡卻是國罵加問候你媽,覺得你沒有什麼了不起,這樣的『學長』你覺得有意義嗎?」,尊重是放在心上,進而表現在嘴上,而不是僅僅掛在嘴巴上的虛偽而已。


真理即是真理,不會被打倒。如果它因為某些人為的關係而蒙上一層灰,那麼更值得你我來討論將它去除。這裡沒有階級,歡迎提出您寶貴的意見或看法。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iriusv
  • 推薦這篇文章~
  • Eidnoos
  • 噗..小黑阿姨怎麼會出現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