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盼到老施從國外回來,一早就冒著雨把上週幫他主持meeting的簽到單拿給他,順便告訴他第二篇APL被接受的事情。他只是淡淡地說:「喔!恭喜你呀!再接再厲。」

現在再接再厲這樣的話語聽在我的耳中真是有點諷刺,因為我想畢業呀!做研究是挺有趣的,就像這幾天跟豪鬼一起算那鬼壓電特性的東西。第一次碰觸新東西,然後找資料解問題對我來說很愉快。就像上次幫惠菁學妹改文章一樣,對我來說很快樂。這或許是因為沒有壓力,反正我也沒有升等的壓力,這些文章也不是我畢業的必需品。所以做起來格外爽快!剛剛才跟著徐老去動機系找方維倫教授,討論一些case。呼呼~就這樣一天就過去了。

回到主題,下午徐老去找老施談關於口試的問題,沒想到老施居然重彈舊調:「我們實驗室畢業要五篇。」徐老自己都很感慨地告訴我們:「現在碳管要發到APL就已經很了不起了,那個光榮時代已經過去了。」兩相對照,我覺得要五篇才要讓我畢業,那我想我大概會唸到死吧。老施明明就是挺藍的,怎麼會有點像阿扁一樣變來變去?一開始跟我說三篇高點數的就可以,然後一個月前說兩篇被接受,一篇在外頭就可以。今天知道我又上APL後,居然又改口說要五篇。

這樣下去,我應該相信什麼?想想志遠在我們實驗室真好,兩篇就可以畢業(雖然唸了六年),不過他省了碩班兩年,所以其實跟我一樣。只是他有寫國科會計畫跟管帳(但這部分相對得到比較多的月薪,所以相抵),而我沒有。而且他的兩篇還是一篇參加conference轉投,一篇則是我帶做實驗的祖望留給他寫的data。我只能說他真是幸運,相較於我之下,他真的很幸運。

土地公有交代,要管理自己的情緒。老實說今天徐老告訴我狀況時,我一點都不驚訝,反而習慣了。我現在就是等這週徐老把我的博論初稿弄好,然後我就要拿著單子請兩位老師簽名跑程序了。或許等到離校簽完吧?要不然我已經分不清楚什麼是真?又什麼是假了?

先處理問題,再處理情緒。看來我又學到了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idnoos 的頭像
eidnoos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