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孫小代又要開始寫一些可以見人的文章啦!至於那些暫時不能見光的文章就請大家有點耐性等等。

昨天應該算是每月(?)例行性的聚餐?不曉得是因為大家年紀慢慢大了抑或者是人5的時間愈來愈多,大家的時間觀念也愈來愈淡。記得國小的導師曾經說過中華民族的時間觀念很差,然後舉了一堆例子。在那堂課之後我變得很討厭遲到,就算真的來不及也會先去電知會一聲。看來這個老師影響我還真不小!
昨天,依照慣例我還是第一個抵達約定的地點。在等待唯二沒遲到的血牛的過程中,我晃著晃著就買了一個新背包。這可不是說我敗家,而是因最近的金錢使用讓我灰心,也知道有些時候省錢就跟「桌上拿柑」一樣容易,而有時候就像「大海撈針」一樣難。最近牙齒的根管治療與後續的假牙製作,除了讓我真的有點後悔當初幹嘛不多考一科生物就有牙醫可以唸之外,就是覺得我那麼認真地守住錢財,結果一顆牙齒就把我打敗!基於這個原因,我開始瞭解在金錢的配置上,我應該多注重一點手中能掌握的那隻鳥而不是眼睛直盯著遙遠彼岸森林裡的鳥群。這是所謂的「兩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嗎?距離上一次買背包也有七年的時間了,舊背包的底部都已經可以透光了,因此我買了一個「大」背包,原因很簡單就是希望可以連舊的都裝進去,要不然帶兩個背包也亂蠢一通的。

小蒙牛1200準時開動,不過準時的只有我跟血牛而已。慢慢地餐廳湧入一個個身上長著兩張嘴巴的同T好友。大家也都展示了這段時間以來到不同地方所演化得來的生存技巧。這就像在籃球場上一樣,隨著身高、體能的差異,大家為了生存而發展出各式各樣的得分手段。不管是爛、低級還是優雅,只要能得分的就是好招。血牛的隔岸觀火、阿瑞的海納百川、狀元的置之死地而後生、巨龍的逆來順受、俊孝的運籌帷幄與我的劃地自限顯現出大家在不同命運的洪流裡展現出一種堅韌的力量。忽然我覺得我們好像都在演出,演一齣「我要活下去」的戲碼。大家台後把酒言歡,台前不也都是認真演好自己的角色而且將自己的絕活展現得淋漓盡致?

「為什麼你沒有去面談?」這真的是一個天大的誤會!兩週前鴻海人資來電,電話中說不清楚只是跟我確認email後說要寄相關資料給我。但我苦等兩週都沒有盼到任何回音,這其中我還主動寫了一封mail過去,但仍然是石沉大海。我在最後一刻搭上了聚餐的列車,卻在聚餐的當時接到了人資的電話。所幸在解釋過後仍機會能夠進行面談(雖然也不見得會被錄取),希望不要在有這樣的烏龍就是。
隨著921地震紀念日的逼近,我心中卻有另一種不安產生。生活至今從沒有任何環境轉換後產生不適應的我,居然花了兩週的時間去適應目前的環境。如使老化的象徵不禁讓我擔心大限日到來後,我應該如何面對未來的日子?天啊!當初那個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孫代去哪了?不禁也隨著電腦中發出的熟悉旋律哼起歌來 
「當你決定為了你的理想燃燒,生活的壓力與生命的尊嚴哪一個重要」到底哪一個重要?那就唱歌吧?沒錯!聚餐的續攤就是唱歌!好久沒有唱歌了我! 

三個小時的內容唱的歌不多,應該說自己點來唱的歌不多,多半都是別人點了然後跟著唱一兩段。阿修渾厚又有爆炸性的嗓音、老爸的懷念金曲、阿瑞滄桑的嗓音(跟講話的聲音一點都不一樣)、小將有斷層的音域、KT有磁性的聲音整個就是讓包廂蓬篳生輝了一番。唱唱歌算是抒發了一下壓抑的情緒,下次唱歌應該是七月底了吧?嘿嘿~

唱完歌,跟小將兩個人喝著楊桃汁(是一人一杯,不要誤會!)在悶熱又沁涼的小雨中緩緩往車站前進。我一上車就一股腦地往睡夢中去,整個人睡到難以清醒,一直到該下車的時間我還是想要多賴床一下。我實在難以想像彩哥可以每天只睡三個小時而且數十年如一日,他的肝是多大顆呀? 
下車後又是一個悶熱的夜晚,在沒有什麼晚風的路上我踏上歸途。連塵封已久的相機都懶得拿出來曝光這樣簡單平凡卻真實的街景,因為簡單又平凡卻真實的景色早已經沒有人喜歡了,不是嗎?也許是我已經過了這樣的賞味期,只是正在努力添加一些人工添加物,希望可以延長保存期限。只不過年紀大了身體還是很誠實地就會喜歡吃清淡一點的食物,因為怕死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台東人
  • 你不是說不來<br />
    怎麼又可以來了
  • 這道理不就跟上面總是跟你說可以放又忽然間變不能放一樣?第一天當兵喔?

    eidnoos 於 2009/05/27 18: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