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把明天要報到的東西整理完,睡覺前就來打一篇算是回憶的文章吧!

床之編成!
話說報到的當天,我跟血牛早就策劃好要當彼此的鄰兵(為什麼聽起來有點怪怪的?),所以當天下午隊長一喊依照高矮排列時,血牛馬上跟我說:「快!墊腳尖!」我便硬是墊了腳尖。就這樣,巨龍本來是我上一號(在成功嶺)變成我的下一號,而血牛當然是我的上一號。後來排床位時,我們這床另一個就是原本七班的班尾-Q哥。這樣的排列其實有點詭異,原本血牛跟Q就差一號,而我跟巨龍也是差一號,只是中間的人都被我清掉了而已。

睡覺也是要靠背!
後校的床是四個人一床,不是像成功嶺一樣峰峰相連到天邊。因此只要床一搖,就會變得很明顯。這道理就跟當初曹操為什麼要採用徐庶的建議而把船都串在一起道理是一樣:因為這樣比較不會搖晃。我們那一床基本上並不會有太誇張的搖晃,不過應該是除了我之外都有打呼的狀況,但比起其他人來說都算輕微。根據血牛的說法,巨龍有一種高頻類似蒼蠅(蚊子?)的打呼聲(事實上這種呼聲Q也出現過一次),而Q有時候會打呼,通常都是很累的時候,所以我比較溫柔一點,不會像血牛直接給巨龍一拳讓他醒來(這種情況在POA變成他弟之後有變嚴重的趨勢)。

上課也是要同桌辦同樂會!
這個就真的有點運氣了,尤其是當抽兵器專長時,Q跟血牛都抽到兵器,我和巨龍都是乞丐兵(陸軍)。很妙,從76到85全部都是兵器,因為這裡頭前兩號(凱方、勛妹)是海軍,我、巨龍、松門、老爸與ㄆ神是陸軍(居然有1/3的陸軍在這)。沒想到以聯勤為主力(51/85)在這個區塊居然只佔了3/10。過完元旦假後,我們10個人就一起上課到結訓。
生活本身並不有趣,有趣的是因為有著各式各樣的人存在才讓生活變得有趣。
上課總是可以聽到ㄆ神跟KT擔任講師與助教開始講述他們的風流韻事,當然聽得最是快樂也有最大改變的就是連隊長都害怕他生氣的松門。松門總是聽得如癡如醉!
凱方總是認真地抄著黑板的筆記,而老爸總是被形容成嗑藥地自嗨,還帶點耳背。
巨龍、我跟Q大概是我們桌最認真唸英文的吧?
至於血牛,則是遊走在各組之間。
勛妹?勛妹你去哪了你?
大家都知道在後校的伙食不好,這點就不用在多說了。所以我們這桌總是可以出現超多零食,被其他桌的同學戲稱我們根本就是在開同樂會。一群大男生一起在下課搶零食,上課分零食偷吃實在有點幼稚,不過當兵嘛!跟他認真你就輸了!根據我帶兩次蜜餞(元旦與過年後)到後校的經驗。血牛偏好仙楂餅與甘草小金桔;凱方跟我一樣喜歡相思果;Q喜歡甘草小金桔。松門喜歡......嗯嗯~都喜歡!

放假一定要慢慢來呀!吃飽了在走咩!
在後校放假共有11次,扣除2次點放與1次兵整回來就閃人。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吃過我家牛排、野宴、鍋大爺、出一張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我們是一起先去吃過晚餐才解散。另外有1次提早假(一起演戲得到的),則只有我跟血牛兩個人在不冷的天跑去吃五角冰舖吃到兩個人皮皮挫才逃回家。最後1次結訓當天,除了Q被7班抓去台北吃飯之外,我們其他三個人則是跟許大哥還有老爹跑去錢櫃唱了四個小時。

單位籤四個人都抽到自己家的地區!
我跟血牛因為戶抽,所以我到了蘭指部,他到了鶯歌的汽基場。巨龍抽到了隸屬於龍崗的六軍團,Q抽到號稱天下第一廠的龍潭聯保廠。不管未來操或不操,但至少我們都抽到了離家不會太遠,不用南北奔波的單位。三位,有一起放假的話,在一起來個出遊吧!或者到宜蘭來,我在安排大家去推拿一下。保證把巨龍跟Q訓練成不怕按摩的男人!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078
  • 雖然二樓水管常常不通,雖然博士們常常欺負我,希望您能夠爽爽的下基地<br />
    或是在部隊留守,放假的時候去您的故鄉衝衝浪,按按摩,打打羽毛球,軍<br />
    旅旅途愉快!
  • 平常一定要聯絡,放假一定要聚一聚靠背一下的啦

    eidnoos 於 2009/03/01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