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的一週後校生活就是這週,只需要上三天的課就可以離開了。但這三天讓人印象深刻!

12/28(日)
晚上回營在門口隱約看到同學帶照相手機被拔牌,心想!幹!看來壽星也免不了一頓痛罵了!本來想說生日應該有強運可以抵擋一些邪物,但有人犯這條大忌,看來是死定了。

「剛剛被拔牌的出列!」值星用著普通不帶情緒的語氣說著,接著我看到16號和昀潤跑出列。心想,「16號上週不是才被拔,這次是怎樣?」不要懷疑,身旁的夢遺大師-卡布也用氣聲說出一樣的話。
「各位同學,我帶照相手機被拔牌!」昀潤大聲說出這個答案,很合理!
「各位同學,我關手機被拔牌!」16號的答案震驚大家,列子裡發出討論聲,值星官趕緊補上一句,「應該是邊走邊講吧?」
「沒有!我是在關手機!」16號用力解釋。
「......................」在聽不清楚什麼東西的一段話後,中隊長「溫柔」地釋放了兩位。
發生什麼事情?余祥全應該要暴怒才是呀!這世界怎麼了?余祥全都不余祥全了!還是因為壽星真的有強運?這件事情到現在還是一個謎,唯一的可能是隊長那天感冒!

12/29(一)
上課還是一樣無聊,讓人昏昏欲睡,即使開始下雨讓原本就已經夠冷的天氣更讓人厭惡。
血牛還是偶而動手抄筆記,比凱方還要認真。洞七八還是拿著「新版多益」,不曉得看到哪一頁?我可就忙了,時而寫信,時而背單字,時而練簡體字。共同點就是,這課程真的好無聊。但我很好奇的是,車輛保修的世界唯一的你,他怎麼能夠比志願役還要志願役?
更讓人生氣的是連水都沒有,看來把咖啡因溶進我的身體是行不通了。我趕緊拿出藤井樹的新書來看,對了看小說也是我殺時間的方法之一。果然是一本讓人不容易睡著的書,因為不需要用頭腦。這種書就是這樣,不需要花你太多頭腦。書裡頭平鋪直敘地說出一些你平常容易看到的畫面,讓你覺得很親切,偶而來一點道理。你看起來覺得頗有道理,但是也不見得有道理的道理。愛情就是這樣說有道理其實沒道理,說沒道理但又有點道理。果真,我前前後後花大概5小時不到就看完了,然後就被洞七八說我只有翻一翻而已,直到他看過之後才承認我說的是對的。

「聽說晚上有舞會!」寢室的那端傳來謠指部的消息,我正在上鋪看小說。
「帶著笑容你走向我  做個邀請的動作」,KT跟洞七八開始溫習熟悉的「第一支舞」。
「這邊是有女生可以跳喔?」天花板上面的老鼠偷偷丟下這句話就跑了。大家先是安靜到連一根針落地都聽得到,然後夢就醒了。
「要不要去營站買東西,舞會可以吃?」有人提議。
「我們這週不去營站」,血牛發難。
「對!」我覆議。
「為什麼不去營站?」愛摸用他招牌可愛聲問我們,只差小指沒有翹起來。
「這是一種堅持!」血牛補充說明。
「上週的堅持是不打小蜜蜂。」我再補充說明。
兩個神經病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要有這樣的堅持!說真的,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下週的堅持是什麼?
「一週不洗澡。」有點噁心。
「一週不吃晚餐,直接去熱食部。」有很大的風險會連唯一的一天假也消失。
想不到,有潔癖的血牛律定一下,我想你的堅持應該比較多一點。

鏘~鏘~閃亮亮的跨年舞會(應該是吧?)終於到來。
喂~這不是舞會吧?
真的,在我淺薄的認知,這是帶動唱吧?這比我帶過所有營隊的晨操還要晨操呀!
「我要你陪著我  看著那海龜水中游」,我居然聽著前奏猜到歌還自動唱了起來。我真無聊!不過就真的很無聊!
終於撐過了這個晚上,記憶一片空白的晚上。

「宣佈衛哨,2230-2330薛森鴻!」值星官鏗鏘有力,我也答以響亮高亢的「有!」
換好整齊服裝,躲進被窩,靠著頭燈的亮度,我繼續啃小說,要不然叫我睡半小時再起來站哨,那不如直接殺了我。
拿著木槍面對正前方「堅定愛國信念」的標語,根本就是催眠秀。
咦?那愛國信念是歪的,大概從愛開始,每個自呈現5-15度的逆時針旋轉!是我太累眼花嗎?應該不是吧?雖然我真的很期待有人出來上廁所,這樣我還可以透過指揮他們寫記錄簿而放鬆一下。只可惜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有打呼聲。
「來個同學吧!」心中有一個聲音是這麼說的,只是等不到人,後來條件放寬,「不熟的學長也好呀!」不過還是沒有等到。
「熟悉的仇人也行啦!」在快要瞇上眼時,心中的os是這樣沒錯!
終於我們的程昶兄出來如廁啦!還鼓勵我:「辛苦了!」真是太感心了!
在他離去沒多久,就剩下10分鐘啦!我走進寢室把巨龍給叫醒,終於可以換班了。
睡覺吧!寶貝!

12/30(二)
開始上課前,我就把小說給看完了,同時把他交給洞七八開始鑑定。
上午的課是和藹可親,上課輕鬆有趣的珮瑜教官的課。她的課除非很累,要不然很難睡著。基本上我藉由一堂課一杯綠茶的加持,咖啡因成功把周公隔絕在我的視線之外。我又開始唸點英文、寫點簡體字。很快地上午的課就結束了,然後我們又要穿著雨衣在冰雨中穿梭。

走進餐廳,看到桌上有可樂、布丁跟梅子綠茶。現在是怎麼一回事?我穿越時光隧道走到成功嶺五營餐廳?回頭看看外頭的天氣,這麼冷,這裡肯定不是溫暖和煦的中台灣呀!摸摸自己的頭髮,我已經不是入伍生了!
「趕快就坐,可以開始12月份的慶生餐會。」值星的一句話解開心中所有的問號。
學校就是學校,還有這麼溫馨的慶生活動,剛好我也是12月份的壽星。
「壽星代表出列」,我還在想說怎麼沒有我時,值星繼續說,「前後標齊!敬禮!」我忽然有一種安慰感,還好沒有我。要不然肯定很糗!
還是來享受這媲美成功嶺伙食的一餐。瞧瞧桌上的三杯雞、烤羊排(雖然油到油都凝固)與蒜泥白肉的三主菜還有布丁、可樂與梅子綠茶,讓我想起成功嶺在發哥的努力下,冰淇淋誕生於2008的秋末。而本人頂著感冒也是創下一餐吃十球的紀錄,吃到睡覺必定先咳嗽一小時才能入睡,休假必定得跟醫生在週末相會,還是不肯放棄這機會。直到發現肚子上的肥油愈來愈多才有所克制,冰淇淋真的很肥!該死!

下午複習過英文之後,大家都在看電影,我則是動筆寫信。這次要寫一封跟以往不同的信,果然從下午寫到晚上,充分利用週二的夜教,寫到我的手都有點痛,大概是姿勢不對吧?終於我把不到24小時的事情,寫成9張信紙。看來我把信寫成短篇小說了,我想收到的人應該會嚇一跳吧?

12/31(三)

什麼都是假的,放假是真的!今天有發生什麼事情嗎?我忘了!
我只記得我醒來,我就在宜蘭了。然後我就寫了這一篇文章!
聽說有人把差點在後校溺水的我給撈了起來,之後我就把這週的夢境全部描寫出來。
忽然我發現時間已經悄悄跨過2009,來到了元旦的凌晨三點鐘。
「現在是凌晨三點鐘  喝了點酒頭有點痛...........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睡覺啦!神經病!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weet sixteen
  • 據嘗過他的勇者說<br />
    那個羊排上面的不是油<br />
    而是馬鈴薯泥
  • 真假?

    那也太少量了吧?



    而且那天打飯班也說洗不乾淨

    晚餐還有人吃到油的碗..orz

    eidnoos 於 2009/01/01 2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