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之後難得一次週五可以睡到中午,結果一篇審了七個月左右的文章忽然回來,然後徐老也忽然來電,我也忽然被吵醒。就這麼多的巧合,突然介入我的生活。這就是莫非定律呀!正常我應該在軍隊裡頭,不可能接到電話。不要懷疑,就是這麼剛好,老師甚至還覺得我可以接電話是正常的。

中午不到,我步行到學校找老師,所幸是正面的消息,有幾個問題要回答。就要弄到下午的吃飯時間,趕緊衝到診所看醫生,要不然咳到失聲怎麼參加結訓後的遊樂呢?我似乎把結訓後的玩樂看得比鑑測還要重要(笑)。剛剛吃了馬可先生的麵包,忽然間接到一通神奇的電話,原來是柏荃的媽媽來電,說問我能不能再回鍋引導柏荃的高一理化?講了十幾分鐘,我抱持著姑且一試的想法決定再試試看!也替自己賺點外快,要不然真的快要窮翻了。

希望paper快點被接受,以報答徐老的恩情。
希望柏荃成績有所進步,能夠承襲一些唸書的技巧。
希望咳嗽快好、聲音恢復,下週可以參加期末聚餐。

喔!對了!下週六還要參加郭董婚禮呢!要準備襯衫、領帶、西裝褲、皮鞋。哇!搞得像口試一樣!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nnycheng
  • 報告! 有軍人賺外快
  • 軍人超窮的耶...你都不知道

    eidnoos 於 2008/12/06 1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