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我今天得了憂鬱症,我的親朋好友自然會希望我去看心理醫生並吃藥,這應該是現在多數憂鬱症患者所接受的療法吧?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我的心裡可能怎麼想?若我壓根不認為我有憂鬱症,那我怎麼會接受心理醫生?又怎麼可能按時服藥?去看醫生拿藥只是被強迫或者安慰關心我的人罷了,不是嗎?

有參加今年小弟口試的人都知道整場最大的攻防大概就是在感冒照X光是沒有用的,是看不出來有沒有不舒服的。雖然這段話出現在該場合有一點引喻失譬的狀況,但在此,姑且借用一下這樣一句似是而非的理論來討論這個小小的故事。

謬論之所以為謬論就是因為你不容易反駁,而且聽起來有好像很有道理,這通常出自一個社會所謂的名人嘴裡,或者來自一段有力的文獻組合。而最屌的謬論其實是一種正確的理論,只是其正確性僅僅適用於一個小小的範圍卻被拿來擴大合理化整個世界。

我不想也不能去提出任何的論調,因為如此一來我會落入自己設下的圈圈裡頭。只有跳出來看這整個事情,才能清醒。這就是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