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結束了竹北的家教,第一次去他們的新家卻是在最後一次上課時發生。

話說兩年前的四月份,我在104家教網被找到,接下了這個家教。一帶就先把姊姊(宜孺)從公立國中轉學考上私立學校,再轉進前段班。理所當然也就接下了接著上國中的弟弟(威宇,現在改名顥育)。很快地,兩年半的時間就過去了,我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需要來一個轉彎。剛好上個月都沒有上課,所以也沒有機會告訴她們我要離職(雖然她們早就知道了),週六我在宜蘭時接到宜孺媽媽的來電說要約今天上課。我有跟她提到我要離職並推薦學弟去接手的事情。結果電話旁就冒出了一堆哀嚎聲。

今天剛到時,先跟她們的媽媽聊了一下離職的原因。主要就是我覺得我無法勝任高中的數學跟物理,化學就還好。雖然她們都不是很相信,不過我是實話實說呀!後來她媽媽說:「前幾天,她說她做夢夢到我叫薛老師不要來上課,換了一個女老師很不好。」我:「不會啦!來接手的是男生,不要擔心。

上課時,顥育一直問我:「你幹嘛要走啦?我不想要換老師!」
我就說:「我要去當兵,現在在新竹會一直浪費錢,所以只好回家給媽媽養呀!」
他也能接受,只是不情願。
後來他又說:「那天你跟媽媽講電話時,姊姊知道了居然當場哭了。」
我說:「最好是!」
顥育:「好啦!她沒有哭啦!只是她跟我說:『我剛流淚了』」
我:「虎爛啦!」(不好意思,我跟他們都是不忌口的)
顥育:「賭啦!」
我:「好呀!要賭什麼?」
顥育:「靠!你現在問她她一定也不會承認。」
我:「對呀!要賭什麼啦!」
顥育:「上課啦!」

後來下課後,又出現了十八相送的畫面了!我又不是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有空我還是可以回來的啦!從以前我就不愛這種離別的場合,畢竟實在是太感傷了,感傷到讓人想做些什麼。所以我總是一笑帶過這樣的場合。這種年輕而單純的不捨是絕對真摯動人,即便未來的世界勢必帶這這一抹純真而釀成遺憾,但此刻的感動還是值得。

騎上車,在快速道路上,回想過去的點點滴滴,眼角僅滲出一滴淚水。Goodbye~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ckjefferyj
  • 一路好走~<br />
    薛老師~
  • Eidnoos
  • XD....<br />
    鍾教授..郭董之前(大概六月底)看了<br />
    http://news.yam.com/chinatimes/society/200806/200806292570<br />
    16.html<br />
    新聞後打電話給我..<br />
    不過他很好心地說這種壞事讓給他就好....<br />
    他說他可以幫你共同指導女研究生..haha<br />
    我比較小喀,我當口試委員就好..haha<br />
    <br />
    ps. 他現在人在高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