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中,摩羯座可以說是最特別的一個星座,記得曾有篇星座文章的題目是《摩羯王座征服12星座計劃》,講的是其他11個星座的弱點以及摩羯座戰勝她們的絕對優勢。雖然這篇文章寫的不免誇張,但是摩羯座的超級毅力和非常人的抗壓能力的確是其它11星座難以望其項背的。毛澤東是摩羯座的,《第二性》的作者波伏娃是摩羯座的,對於摩羯座的女性,感情顯然不是可以依靠的堅實基礎,唯有奮鬥,事業,工作和責任才是人生的最重要目標和安全保障。

魔羯,也稱山羊座,但相較於這個平庸的稱謂,魔羯其實才更能貼切的表達這個星座生人的個性。無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魔」這個字的解釋都是關乎一種神秘詭異、強大兇猛的邪惡力量;而翻開手邊的新華字典,羯的解釋卻是這樣的:公羊,特指被閹割過的。眾所周知,不管怎樣好鬥的動物,被閹割過也是溫馴的,而這種溫馴表現得又是那麼充滿壓抑。這便是魔羯,眾人眼中的灰色人群。

幾乎在所有星座的文章裡,魔羯似乎都是個老謀深算殺人不用刀,又木頭一樣的角色,這讓任何其他星座看到後都難免心中產生一種反感情緒,儘管也有描述他們重情重義的隻字片語,但仍舊是瑜不掩瑕。然而讓人驚訝的是,不管魔羯看到那些評價他們如何陰險惡毒的帖子之後是多麼無動於衷或者氣憤地表情,其實在他們的心中倒是有幾分竊喜,雖說他們瞭解自己完全不是那種人,但隱隱的下意識裡他又強烈的渴望著有那麼一天自己就是扮演著這種魔教大教主的狠角色,同時他們還深深的自信著,只要他們願意,他們完全能隨時成為這樣邪惡又充滿力量的角色。這自信讓他有點洋洋自得。這時的摩羯會對這些基近人身攻擊的評論帶著幾分輕蔑的意味在心中一笑,眼睛微微眯起,眼神微微發狠。可是關上電腦走出房門看見一賣水果的,他又突然想起今天要見的某某(這個是他喜歡或愛的同性或異性)說過喜歡吃水果來著,於是開始撅著屁股開始買水果:專挑最好的最新鮮的,價錢都不問。

摩羯座是一個由極端混合而成的矛盾體,從來不曾有哪一個星座還曾像他們一樣痛苦的在成為一個好人還是壞人的思慮中那麼頻繁而且痛苦的掙扎,他們一方面熱切的希望自己能化作和煦的春光復舒萬物,一方面又會瘋狂的期盼自己能變作三尺寒冰凍結天地。可對於這個冬季出生的人群來說,對溫暖的追求又是那麼執著,所以到了最後,他總是又跳躍回去,積極地培育自己的春光一樣的明媚品質了,成為一個好人帶給他們的快感似乎更容易讓他們就覺得陶醉。
相對於他們自身的感受而言,他們並不願陷在任何負面的陰暗情緒裡。但同時又覺得做個壞人也沒什麼不好。

一般來講,孩童時期,他們是最乖巧惹人疼的乖寶寶,而年輕的魔羯總是容易顯得孤僻不合群,年紀越大的魔羯在社會上越如魚得水,老了之後,他們往往會成為難得的和藹又寬容的代表(儘管這寬容和和藹來的那麼像撲面而來的皇權的體貼,讓人面對時雖然覺得溫暖卻不敢靠近放肆。)雖然他們終身致力於中庸的調和,又嚮往任何明媚的氣質,但這種根深蒂固的極端總是很容易失去控制,讓他們在社會中莫名的感到落落寡歡。很多星座文章上形容天蠍的感覺很像極端二字,而對於魔羯的描述就和這兩個字完全貼不上邊。他們往往只重視星座的外在體現,卻很少考慮根源。天蠍的極端,是穩固的狀態,要麼很愛要麼很恨。而魔羯的極端,卻是矛盾的狀態,很愛很恨,總在兩端不停跳躍,找不到中間平衡態,所以魔羯座對自己的情緒也會有困惑,於是他們就在這種激烈撞擊的心理狀態下表現出一如既往的漠然,不然他是沒有辦法思考的,「自己到底在想什麼?自己到底站在哪一邊?」就在這種冷漠的偽裝中,魔羯正在反反覆覆整理自己的各種相互矛盾的情緒和想法,而這就成了世人眼中的深思熟慮吧。想必魔羯在有的時候會羨慕天蠍和天平:一個的愛恨有方向(非愛即恨),一個的愛恨是完全調和的(沒有最最愛也沒有最最恨)。

你要讓身邊的魔羯去分析一個人的優缺點,如果他想說,那麼你會發現這個人的無論優點還是缺點都統統無所遁形,你發現他可能分析到別人的一句話一個動作,也用上了自己的第六感。你會一邊讚歎魔羯的驚人的分析別人能力,一邊又暗暗出冷汗,覺得魔羯竟然這麼分析別人?!真是有點老謀深算的感覺。如果他不想說,你就會發現他好像對任何人都好冷漠,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如果他心情亢奮,你也許又會看到另外兩個形象:也許對其非常刻薄,也許對其非常讚許。但大多數情況下,你看到的只是個傻乎乎的魔羯,對你的問題愣愣的,有著各種胡言亂語。

這是因為魔羯真是一個十分敏感的星座,他能夠通過一件小事看透一個人,也十分瞭解什麼是好的,什麼是適合社會的,同時,魔羯又是一個極其愛自我懷疑的星座,他清楚自己的陰暗氣質,所以往往不敢完全肯定自己的分析,當別人流露出美好氣質的時候,他會立刻丟棄自己的關於別人缺點的分析,所以說起來,魔羯其實很容易上當受騙,也很容易受傷害。可是,另一方面,因為他們天生的敏感,倒也很容易察覺到自己被騙了,這時他們極端的性格再次發揮作用:
當他們看到別人表現出好的一面時,對別人的信任是絕對的,不參雜的;而當他們發現,即使是一件為不足道的小事上的欺騙,他們就絕不會再信任了。

很少有人和別人交往是從絕對的信任開始,可是魔羯是。這聽起來真不像是天天把人性分析得那麼透徹的魔羯所為,但這卻是千真萬確的。魔羯總是很輕易的就把一個以前從未接觸過的陌生人定義為好人,別人說什麼他都信會信以為真。而且他們一旦對別人建立良好的印象就很難消除。非常容易被感動,最有報恩的衝動:你要是毫無條件的幫他一回,他可能表面不動生色,卻暗暗想把你一輩子都包攬照顧起來。(很多人都說魔羯的人不愛攬閒事,最怕別人找他們幫忙。這說的太對了,但決不是因為魔羯自私,而是他們總是把自己的責任看得太重,一旦幫了忙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做得盡善盡美,不能容忍別人有一點不滿意。所以儘管求他們辦事很難,可一旦答應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這彷彿是個從桃源來的聖人。可他並不是。他只不過習慣了自我傷害罷了!事事走極端的性格是他的致命傷,他們至少要活到50歲往上才學會「和別人的交往要從懷疑到信任,不要太追求絕對。」這句話的一星半點,而且只是偶爾拿出來用用。雖然這句話他們只有十歲大的時候就拿出來時常告誡別人。他們的信任來的太乾脆,他們的愛來的太純粹,他們的付出來的太珍貴。正因為此,他們的目光就開始格外的敏銳審慎了。一件小事的背叛和欺騙都逃不過那雙炯炯的法眼,他們看在眼裡,感到的是鋪天蓋地的失望和打擊和震驚,對所有的人性都批判了一遍。明明是件無關緊要的小事一件,可他們卻在自己的心裡狠狠的插上一刀。他們什麼也不會說出來,卻開始懷疑自己的付出是不是值得。

但是,他又那麼容易原諒,是真正的那種原諒,所有的傷害就像忘記了一樣。接著,再一件事,再在自己心裡狠狠插上一刀,再原諒。他們一旦決定付出情感,總是太洶湧澎湃了,通常是易放難收。然而,再接著,一件事又一件事,一刀又一刀…(至於他到底能承受多少次傷害,就要看你們的感情已經培養了多久,有多麼深厚了)終於有一次,他的所有傷口一起崩裂,他的所有關於傷害的記憶都突然復活了,而在此之前他對你的付出是不打折扣的,雖然他總是對你陷在又愛又恨的矛盾中——他對你就一下子一點感情也沒有了,即使不是決裂也只剩應付而已,徹底的冷漠速凍了他的心。他感到屈辱,被利用被愚弄被欺騙了,之後所有的情緒都將不復存在,你們曾經的感情煙消霧散,他想起你就覺得厭倦。很多和摩羯最終達到這種狀態的人往往很奇怪:為什麼那麼多事情他都忍受了也沒說,偏偏最後再一件小事上突然如此絕情呢?魔羯不會告訴你他是被最後一根稻草壓死的駱駝,他很可能在最後很沉默,因為他不再覺得有說任何話的意義了,決定的事情沒有更改的餘地,根本沒有向一個和他在沒有關係的人解釋的必要。

不要傷害魔羯,這是我的忠告。他們經不起一點點地欺騙背叛,如果你能對他坦誠,付出真心,他能把靈魂交給你保管,刀山火海無所畏懼,絕對是最值得相交的朋友。說魔羯冷漠自私實際,等等等等的人請你回憶一下,不要放過一點細枝末節,你對魔羯冷漠過自私過實際過嗎?你只要動過這個念頭,就不要再抱怨了,你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句話一個表情早已讓他們看的清清楚楚了。他們早已在內心把你這個沒想真心對待他的人給否決掉了。你不配讓他們付出百分之百的情感。而把感情分成份兒,他從來不會。所以魔羯可能會變得世故,卻一輩子也無法圓滑。

魔羯會報復嗎?很少吧,儘管他時常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但卻很少真正記在心上。除非你真的衝破了他的底線,否則很難激起他主動報復你的慾望,更多地時候,他們只是在消極對抗,對所有關於你的事情都變得無動於衷,袖手旁觀罷了。但是——倘若他真地決定了要報復你,不得不替你惋惜,上天入地都將如影隨形,他默默尋覓你的致命傷,不吝與任何手段已達目的。如果你還安好,只不過是他還不確定能將你一棒子打死,正在等待時機,積聚力量。這個悲觀的星座總是會向後遠觀  800年,深信冤冤相報何時了,所以他只要能忽略就統統忽略,而他一旦出手開始報復,就將勢必斬草除根,除惡務盡了,絕不給你東山再起的再去報復他的機會。那麼他的底線在哪裡?一般埋得很深,一萬米以下吧。因為他總是幻想自己是作一個心懷善意地好人。所以說體驗過的人也不能不說是一種幸運。

他們是如此單純又是如此工於心計,他們是如此無私又是如此自我,他們是如此嚮往光明又是如此沉溺於黑暗,他們是如此自信又是如此自卑,他們是如此慷慨大方又是如此慳吝小氣,他們是如此敏感細緻又是如此麻木遲鈍,他們是如此熱情如火又是如此冷若冰霜,他們是如此崇拜權力又是如此蔑視權威,他們是如此墨守陳規又是如此渴求自由,他們是如此追逐功成名就又是如此淡泊名利,他們是如此絕對信任又是如此多疑,他們是如此一諾千金又是如此翻然毀約,他們是如此浪漫溫柔又是如此不解風情,他們是如此瞬息萬變又是如此一層不變。他們的星座是魔羯。

魔羯沒有中間態。終其一生忍受內心各種相互矛盾的極端之間的衝突,無法清楚、絕對的表達自己是他們的宿命。到底是正還是邪?是善還是惡?他注定了感受誤解、孤獨、搖擺和困惑。他注定了越來越沉默。每一個淚水滑落的瞬間,是他們在輕輕和自己擁抱。他像追日的夸父,窮畢生之力尋找一個可以用盡他們所有的善而或所有的惡的人,讓人性能夠不再選擇中掙扎,可是終將至死無果。

然而,我想,當走向人生的盡頭,魔羯回首的那刻一定是在微笑著:所有的善惡都是我,我的良心一路而來依舊清澈鮮活。我是魔羯,你無須懂。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