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上理化家教時,接到柏荃的爸爸來電。簡單來說就是要停止上課了。其實週二去上課時,他的媽媽告訴我:「他們覺得他需要磨練,所以讓他報名衝刺班。因此週二還是上,不過週五就停掉。」我就已經有預感了。果然也不過兩天的光陰,我就失去這個工作了。

週二到週四我真的是嚐盡人情冷暖,也感覺到虛虛實實的無奈,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要相信誰?

起初上柏荃的課時,他的媽媽不斷地稱讚我的人格特質。也說他們不在意考試成績,重點在於理解。套一句最近流行的台詞:「當時太傻、太天真。」只是現在不知道成熟了沒?不過我對他們我沒有怨言,因為他們也的確對我很好。我知道我的特質是我不愛強迫學生,因為我還是覺得唸書有九成在學生,老師僅僅是提供小小的輔助而已。他們也不是不認同我,只是畢竟還是有現實層面的考量。或許我比較適合扮白臉吧?

換個角度看也好,好好專心準備課業上的事情。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創作者介紹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IS3
  • 學長加油!!!<br />
    需要新家教嗎??我可以幫忙介紹喔~~
  • 33謝啦<br />
    不過暫時不用啦<br />
    最近要忙論文,趕畢業<br />
    太多家教會力不從心..XD

    eidnoos 於 2008/04/09 07: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