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多少受了那封mail的影響。不敢說我深知官場黑暗,到清華進入第十個年頭,也多少接觸到一些黑暗面。諸如:改變考試制度開一個名為討論會的說明會、以公開宣佈會個案處理來各自擊破、官官相衛等。也許血液裡流著不愛當官的因子吧?從小我就不愛碰任何的職位,印象最深刻的是國中導師採用內閣制,選出一個班長,然後請她跟老師討論其他人選。最後我上任風紀股長,但也旋即在一週後的週記直接向老師請辭。

認識我久一點的人應該多少瞭解我不愛與人結仇。也許你會說:「誰愛與人結仇?」,那我就說清楚一點。我結交朋友,多數都不深入,都是淺淺地、淡淡地。對我來說這樣也不會有利益的衝突,也許他們(朋友)會對我沒有什麼印象,但也不會覺得我有什麼不好。除非對方不斷地惹我,我才會跟對方對幹,要不然我都是以和為貴。當然有些人比較帶種,看不爽誰就會直接嗆,這點就是跟我的差異了。年初才被大叔說:「不要再當不沾鍋了,你看馬英九都已經當不成不沾鍋了。」,沒想到為了IP網管一事,我樹立了不少仇人。這實在非我所願,讓我萌生退意倒是真的。

夾在中間的滋味很不好受,因為上頭的人有上頭的內幕,他們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形成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窘境。然而自己本身又是學生,面對的也是學生。打從心裡自然是跟學生站一邊,總不能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吧?這種左右為難、進退維谷的情形是一種精神折磨。尤其有時候你明明知道某些人說了一些不合理的話,但礙於職務你卻必須要依順這樣的說法,那更是令人心寒,磨掉了對這個團體的熱忱。

我唸博士班只是覺得完成一個人生里程,並沒有其他太多的想法。但或許命運弄人,先是讓我遇上重修不列入畢業學分的事件,旋即又因為ip網管一職讓我捲入遭透了的辦公室文化之中。每天要費盡心機與人搏鬥不是很累嗎?如果要玩心機,那麼到了職場很有得玩,我只是想要唸書拿學位而已。

平凡即是福氣,這是我的認知。安安穩穩地過生活,即使多數的朋友都是點頭之交,但至少不交惡。知心朋友不用多,真的夠瞭解我就好。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