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發表關於我家教的大小事了,沒辦法最近都在為ip調查的一些鳥事所苦。我記得高中時看了劉墉的一本書有寫到他自己創作時會寫一本黑暗面的書然後寫一本勵志的書來平衡一下,也深怕自己整個人都陰沉了起來。那我也該寫寫家教溫馨的故事來平衡一下最近版上因為這些鳥事搞得烏煙瘴氣的氛圍。

話說網路真是一個可怕的世界,我的家教學生顥育(威宇改名)某天上課時很high地告訴我:「ㄟ~你很厲害耶!我有在網路上查到你的資料,哈哈~請到一個很強的家教真爽!」老實說,我不知道他在爽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查到什麼?不過他高興就好,至少那天他很聽話。

再來談談宜孺,那天她同我再算剩下的家教日子,我倆都赫然發現原來我快要離開學生生涯了。如果老師放話屬實,那麼就剩半年了耶!真是可怕,想當初我還只是博一新生,還被前面那個當官者為了自己向上爬而犧牲了(過往雲煙)。沒想到就快要離開這是非之地了。她還告訴我:「你那時候來教我的時候,我才國一,我也快要畢業了,時間過好快喔!」。我心裡第一個念頭是:「那時候妳對數學一點興趣也沒有,方程式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結果我居然先教會妳二元一次方程式然後才教會妳一元一次。」,說起來還真奇怪。

接著談談已經結束的毓仁。昨天毓仁的爸爸特地從交大來送禮,說要特別感謝我兩個月對毓仁的啟發。讓他對唸書比較有信心,對化學也從排斥變成喜歡。還送了我慈濟的書、環保筷、環保杯與茶葉。果然是佛心來的!的確,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月,不過我倒是真的有看出毓仁的改變。看來一週六小時的課也不是上假的,如果還沒有用,那我也該去自殺了。

最後回到柏荃,這個是最晚接手的家教。他的媽媽相當愛我,還希望我年後如果有時間可以接手他的數學。柏荃是一個聰明的小孩,但就是不愛背書。而我不喜歡改變學生,就讓他自由發展。當然也有缺點就是他的粗心不容易改,因為我不兇。但我覺得只要他渡過陣痛期,未來走上研究一途,我想他的天馬行空與想像力理當是有正面的幫助。最近他剛考完模擬考,他是一個樂觀的人回來告訴我:「我理化全班第二」,我還以為很高分,結果錯了9題耶!後來他跟我說班上很多第二。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他的樂觀。他不是隱藏壞的一面,因為我從他臉上看到高興的表情,因此我相信他是真的很樂觀。但我有點擔心他,因為他必須要能夠在台灣的考試制度下生存才行。希望他好好加油!

從大四接了第一個家教之後,家教大概就跟我形影不離,因為我喜歡接觸年輕的學生,會讓自己的心情也變年輕。不過這兩年飽受喉嚨痛所苦,反而讓我失去了初衷。因為興趣變成了壓力。家教收入也是我唸博士班的經濟來源,不過家教這事業畢竟不長久,所以就當事人生的一個階段囉。

教育是良心事業,至少我當家教都秉持著這個信念。成績進步那是一定要的!但我想如果我能夠影響他們,讓他們看事情比較正面,對唸書變得比較有興趣,那更重要!比起一些只為了自己升官而犧牲學生的官來說,我想我的良心比他好多了。喔!他跟本就沒有良心!(阿洪:「好啦!不歡喜的麥貢」)
創作者介紹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