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參加手札的活動,結果居然下雨。這不是有人帶賽就是我跟手札犯沖,因為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一次遠足碰到下雨。即使氣象預報是壞天氣,至少也會給我一個陰天,一直到我到家雨才會慢慢落下。陰雨天的環境本身就為降低拍攝的意願,雖然雨天也有雨天的美,但個人還是偏好好天氣。此外,下雨天多數時間都待在車上,下車的機會少了,自然照片就少了。要不是下山後有到埔里酒廠,我記得下山前我總共拍約30張而已。

先提一下這個僅次於九二一的慘劇過程吧!九二一當天我先上台北看醫生拿了藥之後到台大找老王,由於實在太累也在他們實驗室睡了一下。集合時間快到前,老王還騎車帶我殺到市政府站等待集合。由於某位新竹的同好碰上塞車與司機遲到之故,大夥在那個漏水的屋簷下等待1個多小時,此時我已經身心俱疲了。好不容易上車,原本想好好補個眠,不過一群人淋雨後所產生的濕空氣讓人快要窒息,只好跟Jack、mikeee聊天,一邊聊一邊睡(中間有到坪林休息站吃碗豬血湯),在半夢半醒間居然車就到了福壽山的天池,然而傳來的卻是噩耗。「天氣很糟,大家好好睡吧!」雖然說出發前就已經有預感,但是還是覺得很幹!不過也因此讓我睡了一覺,真是哭笑不得。



一覺醒來,車子到了這次的主題拍攝處,一夥人就像猛虎出閘一樣地衝出去拍波斯菊,一點都不畏懼飄來的細雨與陣陣的霧氣,這真的讓我見識到這些前輩們的兇狠。也許受到一些感染,我也下車開始拍攝,採取游擊戰,到處拍到處跑。下面幾張算是比較ok的囉..



感謝這位大大,還穿藍色的外套、撐藍色的傘讓我拍攝。





你不覺得大家都很殺嗎?外面天氣真的很差呀!(這張我是躲到一台農用車上透過玻璃拍攝,所以有點霧霧的,但我想這樣比較能表達我的心境)





好不容易雨稍小、雲稍散,拍了一張廣一點的景,遠方的山頭,氤氳清楚可見。忽然有點滿意我的小平台掃描器。





其實拿小相機拍攝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尤其在雨天的環境,還可以一手撐傘一手拍攝呢!但是可能會跟jack一樣,認為這個波斯菊是前菜,事後才驚覺這原來是主菜,那就不僅僅是三條線可以形容的了。




離開這個點之後到了松廬前,大家看來已經失去了拍攝的意願。所有人都擠在小吃店看王建民比賽,我則是頭有點昏,因此吃過東西後簡單在松廬拍幾張「未紅」的楓葉後就散到車上睡覺(這一覺睡的不錯)。用看片器看時覺得明暗層次不錯,不過掃出來就真的不盡人意了。






睡醒又要吃午餐囉,本來我還把這趟旅程當作一個減肥的行程,後來才發現根本就是變胖的行程。吃過飯看完洋基延長賽輸掉的比賽後有大概30秒沒有下雨的空檔,下車拍了三張,雨勢傾盆而下。趕緊上車,接著就是宣布提前結束行程的時候了。





在車上,由於當天住宿在天祥青年活動中心,但是往天祥的路因為下雨而坍方。主辦單位取得大家同意後,決定由清境下山提前結束,最後共退了1250(1000現金與250預付點),所以這一趟近乎24hr的搭車之旅花了約莫2000(1750加上我殺到台北的錢與路上買吃的)。

在台中下車後,接到老爸打來的電話說:「最近下雨不要去山區」,我回答:「知道」。因為我是真的知道....XD

照片請按我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