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夜的狂歡,我一路睡到下午一點半。連手機都切到無聲mode。不過一點多時覺得身體不是很舒服,便起床尋找一些吃的,看能不能讓身體暖些。接著看一下手機有沒有人找我?果然有兩通老爸的來電,與一封老宋的簡訊。先回了老爸電話,原來老爸要帶我去天公廟拜拜,吃過簡單的午餐後,我跟二弟一起出發前往天公廟。

天公廟在過年期間真的是香火鼎盛,可惜這次回家都沒有機會可以好好地拍。很快地拜完之後,我們前往順興蜜餞行去買蜜餞。其實主要是弟弟要買,不過我也順便買了,只是我好像買得比我弟還要多。那兒主要都是賣觀光客,讓大家用自助式的方法,可以先試吃,覺得不錯自己拿袋子去裝然後封口秤重結帳。我買了化核應子、茶梅、奶梅、相思果、烏梅李,到時候帶回新竹就可以吃上一段時間了。

買完了蜜餞回家看電視,終於讓我看到了久違的天下第一味,初三跟初四兩天都沒機會看,今天終於讓我看完了。如同泓任所說看一下就可以銜接的上了,果然是標準的台灣鄉土劇。看到快結尾時,我也有點想睡了,畢竟昨天那麼操。這時又接到小梁的電話,說10點在角烙(這是小弟第二次去角烙)。由於二弟已經把車寄回台北,所以我騎著老媽的戰車前往赴會。這一會又是一場到凌晨六點才睡覺的的宴會。



在角烙的這場會參與的有吳志清、老杜、小梁、何梵君與我。一開始大家只是打著牌,後來開始聊天後不打牌小梁覺得很無聊,那只好由我在開始想些東西玩。就玩起摸鼻子的遊戲,輸的可是被問三個問題,必須照實回答。問題可是一題比一題辛辣,一題比一題鹹濕。正當遊戲進行到最高潮的階段,角烙要關門了。原本大家都要回家了,這時有人提議要去續攤。所以我們就搭上老杜的車殺到皇家公園海那邊的Chessman,因為那兒營業到五點,這在羅東算是很難得的店了。

由於知道要拼戰到五點,所以我直接點了一份小火鍋配義大利麵。接著大家開始不斷地討論沒見面的這幾年大家的一些經歷,也詢問對方的看法。經典的話題大概是老杜的「尼羅紅魚」、小弟轉述國中聽到黃佳新所說的黃色笑話(關於蛇、雨與地震)、何梵君與小梁不斷地提到久不久、大不大的相關話題。忽然覺得這個會還是很鹹濕呀!也許是大家都累了吧?尤其是老杜,一整個恍神,甚至眼睛還瞇上了。連我們這位游泳教練都稱不住了,更何況是像我這種體弱多病的書生呢?我也是硬撐到五點,回到家都已經六點多囉。不過我發現兩個女生精神都超好,越聊越high,差點沒有在續一攤。

不過大家很久沒見面了,話題自然多。老杜也有提到因為我們國中大家後來走的路都不一樣,加上認識的年紀比較早。因此沒有太大的利害關係,敞開心胸大談彼此也無妨。不像他們在高職所認識的同學往往都往同一個圈子去,所以很容易有同行相忌的問題。談起話來就多了份芥蒂而少了份親密。這個年對我來說算是一個很特別的年,找回了很多友情。雖然很累,不過挺值得的。
創作者介紹

靜靜地按下快門...............

eidno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